【双罗】黑暗中的谋杀【夜间十二题】

最近重温了搏击俱乐部,被恰克大大的极简主义和歌队(在故事的叙述过程中不断重复某些特定的句子和段落)给美到,加之之前说出来的脑洞总要添上所以就下笔写了这篇文这是我写的第二个足同,希望GN们喜欢,里边有不少向搏击俱乐部致敬的内容,如果觉得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不要大意的给我提建议~\(≧▽≦)/~

极度ooc请慎入,杀手AU

----------------------------------------------------------------------------------

两件黑衬衫

两条黑裤子

一双有分量的黑鞋

两双黑袜子和两套普通内衣

一双有分量的黑外套

衣物的数量包括申请人身上的穿着

一条白毛巾

一条军用剩余物资的轻便床垫

一个白色塑料碗

最初的日子

像太空猴一样的日子,你要完成你干的那点工作,搏斗厮杀,毁灭美好,带来黑暗,当他把刀刃对上自己第一个牺牲品的时候,他这样想,当他在爱人身上留下几乎致命的伤口的时候,他这么想。

天哪,现在被上巴勒斯坦吊刑(Palestinian hanging)的James没空去考虑当初那段时光,当时自己像野狗一样流离失所,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申请RM的杀手培训,也正是在哪里,他遇见了一切的始作俑者,背叛了自己,背叛了RM的爱人Cristiano Ronaldo。

 全身只有脚尖可以用力,但也只能堪堪点地,头上戴着麻布袋,双手被吊起,像是悬崖上的受难普罗米修斯,“呸,我才没那么高尚”,James心想,英雄是为了人类的光明而遭受磨难,我嘛,纯粹是应为下手太慢,心肠太软,技艺不精而导致。

一小时,最多还有一小时,他就要到达极限,肉体和精神上的压力磨损的这年轻的肉体,“在头套里再呆一小时,任人说什么我都会信”James想起老师向他们介绍这种高强度审讯手段所说的话,还有这桀骜的魔力鸟的嘲讽“多神奇啊,人类的大脑,多容易被操控啊”,心里默默问候了这该死的秃鸟为什么要向他们传授这些导致自己的困境,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这间房子的正主回来了,或者说正主之一,毕竟另一个还在吊着受刑。

“欢迎回来”James闷闷的说了一声

Ronaldo愣了一下,“不错嘛小子,现在还有力气说话”

James反讽回去“你也是啊,现在还没有死。”

“这当然是托你的福啦。”想也知道,那人在黑暗之中笑得鬼魅脚步婆娑,显示他正在靠近。

“废话少说些吧,你已经抓住我了,相信我的来意你也知晓,有什么要拷问的,现在杀我了事不是更好,别跟我说你下不了手,背叛组织的那一刻你就要知道我不是你的爱人,还有什么舍不得的”James赌气的说道,干渴的喉咙磨砂的声音十分性感。

“不不不,James我看舍不得的人是你吧,记得吗,用刀我可不是你的对手呢。”他感觉到Cristiano,走进并且扯了一把椅子坐下,他的头套突然被揭开,为避免强光刺眼,James立马闭上了眼睛,而Cristiano说:“睁开吧,我拉了窗帘,没开灯。”

他睁开双眼,还是一片漆黑,东西只能看了个大概,他不禁在心里咒骂Cristiano真他妈是个虚伪的绅士。

但他或许当初喜欢的,就是这一点。

Cristiano坐在他的正对面,细呷颜色看不清的酒,见他视线聚集便扬扬手说:“伏特加,你最喜欢的,本来我偷偷买来为了庆祝我们在一起4周年,不过你好像提前送了我一份大礼啊”

他撩起上衣,被纱布包裹下的刀疤面目可憎,白色的痕迹从左胸连至腹部,可以想见其下狰狞的疤痕,像一张大口吞噬了Cristiano的生命力,和James的眼泪。

“真希望当时可以在狠一点,那么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吧”James抬眉冷笑,锋利的弧度像是刮伤了Cristiano,让他冷哼了一声。

我是Jane干枯的臂膀。

James感觉双臂的桎梏瞬间解除,取而代之的是酸软的腿部不受控制的跪倒,一个怀抱等待着他,一样的,他想,一样的温柔和小心翼翼,像当年James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像James每天回到同居的房子的时候,像他知道Cristiano叛变之前早晨离别的时候,该死,我是杀手,没有感情,没有生活,我为组织服务,我必须除掉一切阻碍RM的人,无论他是谁。

甚至,是我的爱人。

我是Windy瘦削的乳房。

面对他再也见不到的恋人,Cristiano想得到的是一次脸颊上的热吻,一次热烈的拥抱,一支舞,当他向他的面颊低下头去的时候,James踮起了脚尖,像是James第一次出任务搞砸时Cristiano救他回来以后的样子,与其说这是接吻不如说是他们嘴唇的战争,Cristiano像尝到了蜘蛛的毒液般,猛的向后去避让,接着他又向前猛冲,衔住了James干裂的嘴唇。

Cristiano真像弹簧,不是吗,James有一刻的失神,他的脊椎骨,他的神情,他的态度更像,退让,进攻,真真假假真真,当他领到任务的时候James不敢相信他的眼睛,明明为RM效忠已久的人,为什么会背叛去转投MU,但命令一出,除了服从的完成,只有执行人的死亡,但任务除非完成不会停止,一人死亡,还有千人,只要RM有所愿望,无人可挡,太空猴一样的杀手,尽职的履行一切。

我是Rose空荡的胃部。

嘴唇的战争随着怀中人的缺氧的呢喃而停止。

“所以你是想怎样”,黑暗中Cristiano看不清他的阴晴,只听见他略加喘息的质问,“为什么要背叛这种娘们气息的话我不想问你,只求问你这局何解,杀我还是不杀并不是大问题,因为只要你迈出了第一步,一切都无法挽回。”

“可爱的太空猴”Cristiano轻轻的揉了揉没加发胶的黑色短发,“你真的知道你在为谁效忠吗?”

我是Sam苍白的嘴唇。

“答非所问”

“你还记得怎么跳舞吗”

“更加答非所问,但是我记得”

他们又一次组双人任务,去gay吧刺杀一个人,黄发,歪嘴,钻石耳钉,风骚气质,James在心里默念过几遍的资料,但当对象接近并邀请他“一舞”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许的慌张。

“对不起,他有约了。”当James略微思考时,身边的Cristiano替他做出了回答。

为什么,James用眼神问道,而Cristiano只向来人轻笑,上扬的嘴唇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金毛耸了耸肩,讪讪的走了。

“走吧,亲爱的”Cristiano拍了拍身边愣了的人的肩,示意他跟上,James感到莫名其妙,但服从是第一准则,他揉了下坐酸的腿跟上那个高大的身影。

他们滑进了舞池,暧昧的灯光,摇摆的舞步,音乐骤停是四周淫*靡的接吻的水声, 为了融入这一片气氛,制造无缺的伪装,他们一一照做。

“为什么不让我去?”当James在酒吧旁的小巷解决了渣滓,他们去了最近的情侣酒店之后,他还是问出来自己的疑问。

“应为他看起来不是跳舞的好料,踩肿了你的脚我还要照顾你,麻烦。”Cristiano的答案伴随绵长而热烈的问如期而至,还是一样的心口不一呢,James暗想,明明……

“宝贝你走神了呢,看来需要一些教育了”【之后有肉,好难炖,删了三次之后我放弃了,看官大老爷真是对不起嘤嘤嘤】

我是Peter充血的眼球。

他们静默无言的慢舞,没有暧昧的灯光,没有摇摆的舞步,只有两个剑拔弩张的灵魂互不相让,Cristiano执男步,拖动着疲惫的James舞动,他则默默跟从,手磨拭在Cristiano的腰际。

“当你杀了我的时候,我不会痛,你会。”Cristiano没头没脑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打破了尴尬至极的安静。

“我没有武器,家里面的兵器库我鞭长莫及,我如何做到杀了你呢,这种情况,谁在劣势不言而喻了吧。”James自嘲式的回答了不算提问的提问。

“得了吧,亲爱的小James”他感到高昂的头颅轻轻摇晃“高难度的刺杀你不会无把握而去,毕竟你也不是当年跟在我屁股后头叫师兄的小屁孩了,你应该配备了一两个狙击手在外埋伏,看,藏在鞋底的反光片已经贴在我身上了,估计不久我就会一命归西了吧。”

“你都知道,为什么还不逃。”

“没有意义,可以问问这次你的后背是谁吗”

“贝尔”

“我猜也是,毕竟我们三个合作的那么默契,不,是曾经合作的那么默契。”

“还有一个问题,地点,组织说我身上带着追踪器,你不可能没有把他拆下来,如果地点没有泄露,贝尔也无计可施。”

“对也不对,我没有办法拆除追踪器,他被RM藏在了右耳骨下方,我只有一双杀手的手,没有外科医生的手。”

 我是Lily失聪的右耳。

在James震惊的刹那,Cristiano把头靠在他的左耳呢喃,“那群人渣做的,还有更多,我大概要走了,你自己保重,最后一个请求,照顾好家里那只叫André的瘦猫。”

子弹贯穿身体需要几秒,James不知道。

我是Cristiano停跳的心脏。

他现在多么希望子弹稍稍右移,希望失去生命的是他这个无用无能怀疑恋人的人,黑暗中他杀死了自己的男友,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师兄,自己的业绩一流的前辈,还有,他自己的心。

完美的刺杀。

我是James干涸的心脏。

家里并没有养猫,只有电脑里一个名叫André的文件夹。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这是一篇再看多萌比赛的时候写完的一篇续文,结尾非常仓促,因为比赛结束再赖在客厅麻麻会起疑的,质量比较差,希望GN们喜欢,请多多提出改进的意见,尤其是谁可以教教我角色撕逼的写法,谢谢大家。
同系列胡萝卜丝文地址 http://misswtf.lofter.com/post/1d0fcd0f_7e646a6欢迎戳

评论(19)
热度(29)

© misswt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