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系列】【博惜莱】 绀青蝋梦

以这篇文献给我错过的一个挚爱的姑娘,写了她喜欢的莱万【虽然写废了】虽然她应该不会看到,但是还是心里的一种慰藉,为我们的那段时光干杯,我不会忘了你,puma的黑色连帽衫,套头的花毛衣,写的好多羞耻的东西,原来你总是说等我们都长大了再给我重新看当初写的东西,现在大概连聚首都没有可能了吧。【七夕的日子里想着她度过】

【极度ooc请慎入】【各人感觉自己玛丽苏等级又提升啦真是棒棒哒【泥垢】】

感谢妹子给提供的脑洞【歌词引用南山南吴哥窟,炒鸡赞的两首歌,强力推荐姑娘们听听】祝所有的人幸福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尤其是可以忍受我的渣文笔的小天使们】

———————————————————————————————————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博阿滕第一次见到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记忆最深的就是他的那双眼睛,浅缥夹杂薄缥的颜色,绀青洒在瞳孔周围,中间是更加令人惊异的颜色,并不是单纯的黑色,热罗姆感到近乎缺氧前的快感,他搜刮这现在还可调动的记忆最后在一所偏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词:蝋色【ろいろ】,那种涂上带黑色生漆磨光的漆器在阳光下熠熠发亮的颜色,胜却褐返无数。除却眼睛的颜色,更让他迷醉的是其中的精神内核,迎着光打量便如踏进了齐腰深的湖水,伫立在其中感受细小波纹轻轻地拍打就如他眼中神色的转动,但又如棱镜一般弗如可以直照进热罗姆的内心:你爱上他了,镜子里的人笑着说,他像是被一只大鸟结结实实的击中了头部,后脑还有强烈的震颤感,下身微微有些反应,上帝啊,博阿滕心想,我是德国队唯一的直男,不过如果真的要找一个男人来恋爱,他想,一定要是莱万,这双眼睛不像许尔勒的透明清纯,反而是略深一些的蓝色,有狡黠的劲头融了进去,这个男人,光是眼睛就已经让他半勃,天知道日后的怎么相处啊。

“嘿热罗姆你在干嘛呢讨厌不要盯着小鲜肉一直看啦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新来的锋线一枝花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 这小伙波兰人老厉害了嘿罗伯特这是热罗姆·博阿滕我们这里和国家队唯一的直男欸我好像透露了什么信息蛤蛤蛤不要紧我才没有跟你们说小松鼠是我家的呢蛤蛤蛤才没跟你说村口那头猪和隔壁村的傻波波是两口子还有啊你们别走啊......”

在这块风干小鲜肉透露更多cp之前博阿滕及时的把莱万拉走了,“你好我是热罗姆·博阿滕,很高兴认识你,但是现在不太方便闲聊来来来,快走,先逃离这个话唠再说”

“欸啊啊嗷”不明状况的莱万就这样被劫走了。

真是机智呢, 热罗姆·博阿滕先生。【这只是一句吐槽和全文无关不用管我我犯病啦】

“哈哈哈”他们一路跑到了球场上,莱万笑得直不起身“这个话唠太可爱啦,从我过来以后就一直叨叨个不停,刚刚还在想怎么摆脱他真是感谢你半路救了我呀,哈哈哈,”他边笑边伸出手来“你好我叫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希望我们可以度过愉快的场上场下时光,还有,你知道下次遇见穆勒怎么躲一躲吗? ”

博阿滕连忙握紧莱万的手,想想又加上了一个拥抱“你好,以后穆勒再叨叨叫我就好。”其实喊一嗓子拉姆他就会乖乖闭嘴,但是如此捷径告诉他了我就没办法英雄救美了,这样想想还是蛮划来的嘛博阿滕心想。

“走吧,我再带你看看我们的俱乐部”,他松开莱万的手,默默的把手插回了衣兜,感受那良好的触感,手心微微有一层薄茧,手指颀长微热,恩,刚刚那个拥抱,里面藏着的是太阳和薄荷的味道,温暖的气息当时涌上博阿滕的肩胛,顺路而上攀援至脑髓,别傻了,我怎么会这么快就爱上一个人,凭什么,但他清晰的听见内心的回答,凭那个人的眼睛,他的感觉,他的灵魂。他可是有妻子的,而且他们那么恩爱,博阿滕的心中另一个声音不甘示弱,我的爱意不会骗人,但我的爱意终究无果。

博阿滕心里混乱异常,他用刚刚莱万接触到的那只手轻抚着自己的心房,人类应该是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吧,很多事情短短一瞬就一锤定音,比如,我爱你。

时间流逝,他们成为队友也已经一年有余,他们经历了失利也共同品尝了欢欣,当坐在的德甲霸主的宝座上,看着身边这个瘦高的身影狂喜的表情,恍惚的他第一次分不清楚是荣誉重要还是这个自己暗恋一年的人。

为庆祝胜利聚餐是少不了的,在大家欢欣鼓舞的场合,博阿滕第一次喝醉,第一次醉的一塌糊涂,啊,如果不算醉在他眼眸的那一次,借着酒精的催眠,他头一次对着这好看的蓝眼睛说出自己想要说却不能说的话,做了自己天天只能想想却总是不敢付诸行动的事情。

清晨,博阿滕清醒过来,除了宿醉是头疼之外,他真真切切的为自己目前的处境而感到头疼,身边睡着的是自己暗恋的人,可是,他,我,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醉到断片的他隐约记得好像是自己乘着酒精表白,罗伯特把他扛进了出租车,宾馆的地上挺凉的,他好像睡倒在地上任罗伯特把他搬上了床,半梦半醒间他欺身压向罗伯特的时候听见一声轻轻的安娜对不起,瞬间博阿滕酒劲全醒了,夹杂着痛苦和欢愉的记忆涌回脑海。

他毕竟是个有夫之妇了,我睁开双眼做场梦,飞蛾扑火有何用,虽知道你的她无言地向你尽忠望,见你隐藏你戒指便沉重, 声安葬在岩洞,上帝四次三番再愚弄,听得见耳边风,难逃避你那面孔,越要退出越向你生命移动,生活送给我们很多礼物,却也教会我们坚强,酒店里的东西大都是一次性的,连罗伯特的激情的爱也只能维持一晚吧。

其实精明的波兰人怎么会看不出蝋色肤色人内心的悸动,握手之后的珍惜,拥抱时的小心翼翼,自从第一次后,连注视他的眼神都是悄悄飘过的,怕是引起罗伯特的注意。他又何尝不想爱热罗姆,难道他有勇气反悔诺言他专一,两个人,多挤迫,难容纳多一番秘密,捉不紧变得更加固执,至少,这一晚后,热罗姆也能好受些。

穿戴整齐后博阿滕先行一步离开了酒店,路上,城市蒙蒙亮,他想,如今我倒像一匹特洛伊木马,里面藏满种种可怕的爱,每天夜里它们都会杀将出来疯狂不已,等到黎明它们又回到我漆黑的腹中。

我从细小的源泉里饮水,而我渴大于一座海。

绀青,蝋色

雾里看花没有发生任何事

———————————————————————————————————————后面大半部分写的比较赶文风估计不一样了抱歉,啊,我麻麻发现我偷玩写文(*◑З◑)要收我手机,大概要闭关个一个学期啦,同志们我们寒假再战(。・ω・。) 。

评论(13)
热度(14)

© misswt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