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全文发,看过前半段的姑娘麻烦请手动到第四个开始

原题文艺三十题【但是并不能写出三十个】但是并不文艺,希望姑娘喜欢,大部分罗伊勒,少量胡花,赛前发求攒RP【横横要赢啊】

1.前后桌

每天上课时无聊的罗伊斯盯着前桌卷毛淡金色的后脑勺,可爱的梨型窝旋让他控制不住想要用手感知那美丽的脉络,软的打卷的发梢窝在头顶,每次当他轻轻伸手拂过许尔勒的卷发,总是会换的前桌无奈的回头。

“好好听课啦”压低声音的安德烈回头说道,染上踯躅色的脸颊透露从他有不知所措的可爱神色。

“恩”一声答应被后桌人吞进腹中一半,长盘绿的眼眸从底流泻出喜悦和一股青涩的感情,最喜欢,安德烈了。

2.走廊拐角

“啊”“诶呀”

如同烂俗的言情剧设定一样,他们的初遇是在开学时一次无心的碰撞。

揉了揉撞疼的地方,捡起掉在地上书本,本想匆匆道歉然后去新班级报到的许尔勒鬼使神差的一反平常的腼腆,抬头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冒失鬼,却也发现对方中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一头金色的短发青春朝气,因为尴尬而撇着的嘴也歪的可爱,最迷人的是他的眼睛,像是森林的一场游戏,把高矮色泽深浅各异的树植巧妙地排列在罗伊斯的眼中,形成一个生机勃勃的迷宫,安德烈在瞥进这迷宫的第一眼就彻底在在这片森林里迷了路,到现在都没找到出处。

“对...对不起”许尔勒面红耳赤的挤出了几个字,毕竟一直盯着人家看也是非常不礼貌的,他撂下一句抱歉就慌急着跑路。

高二(101)班,高二(102)班,高二(103)班,到了,他的班级。

探头进去同学来了不少,许尔勒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先坐了下来,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嘿”一个挺温暖的声音打破了他给自己织的静谧的茧,抬头一看,坐在他前桌的正是刚刚那个绿眼睛的冒失鬼,许尔勒有些惊讶。

“你好,我叫马尔科·罗伊斯,刚刚真的十分抱歉啊,不过你跑的也挺快的,没想到咱们还是同班同学”面前这个容貌出众的少年比了个奔跑的姿势,笑着说到,言语里到是不带骄纵气息。

“安...安德列·许尔勒”他再一次对上了那片森林,山吹意味陇盖着翠绿植被,初生的太阳点染绿叶,氤氲着带着泥土芬芳水汽,我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他的迷宫了,许尔勒心想。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鹿和鱼的故事自此开始

3.夏与蝉与风铃

教室附近繁盛的绣球花颜色渐渐褪去,成熟绿意掌握着整片校园,预示着季节的变换。

夏天来了。

仙斎茶色是教室窗边的常客,遇到令他颇为困窘的题目时安德烈总是会停下笔尖,把目光投向那绿意翩跹的生命。

用目光抚摸着这树木,他的思想总是打着分叉,树的颜色好像他的眼睛,许尔勒心想,树叶的颜色随着风的吹拂光的招摇而一一变换,他眼中的光影也时时不同,开心的,顽皮的,沮丧的,骄傲的,那马尔科究竟是用什么样的心来看我的呢......

在他发呆之际,窗外起一阵虫鸣,初夏的蝉并不多,叫声也不显刺耳,到像是家里的串串风铃,在晨风拂动下悠扬演绎,他的少年心思被蝉鸣打断,而安德烈像是被自己的想法害臊到似的,桵色爬上脸颊,他拿笔挠了挠一头金发,着手对付起题目来。

4.虹

在一次体育课上,这群半大的小伙子们见证了一次彩虹的初生。

绚丽的色彩从最简单的水滴里喷薄而出,繁盛孕育于简朴,瑰丽发源于万物,云际的色泽向他们轻吟浅笑,少年们以目光回应这圣洁的洗礼。

在人群中安德烈对着这美丽图景许下一个小小的誓言,如果,我是说如果,再看到彩虹,就把自己的心思告诉马尔科。

他用余光偷偷望向身边的人,暖阳里他笑的芬芳,青涩的暗恋气味拂动在空气之中,谁知道,其他人也是否如此呢。

5.车站月台

赫韦德斯每天都坐地铁回家,半个小时的车程不长不短,明天在车上他都会稍稍打个盹或者翻几页书或是呆呆地坐着,地铁上静谧的气氛尤其适合静下心思考什么东西,学习的课程,校园的糗事,还有就是那个黑发的少年,胡梅尔斯。

赫韦德斯坐在偏前方的位置,后两排则坐着胡梅尔斯,许多次在上课时他总觉得背后有股灼热的目光汇聚,当假装回头看钟而去打探后面的情况时,就会经常发现那头卷发拙略的向下埋,唯恐被他的视线扫到,呵,本尼总是在心里暗笑,笨蛋,马茨这是个笨蛋啊。

其实相互暗恋的两个人,那个不是呢。

6.素描簿

课间的时候,马尔科总是喜欢在一个纯色的素描簿上写写画画,但是每次许尔勒想看的时候他却总是笑着打着哈哈,画纸总是被他遮得干干净净,窥不见分毫。

“马尔科你不会是在画喜欢的女孩子吧,安德烈和你关系这么好都不给看啊,啧啧啧真是见色忘友”隔个走道的格策看他们为个本子争的不可开交便笑着打趣道。

本事无意的调笑话语但在安德烈心里却想一颗卡在蚌壳里的粗砾,逼得他忍不住去舔舐,我和马尔科现在只是朋友,应该也只能是朋友吧,这个涌溢着阳光气息的少年也实在是应该爱上可爱的女孩子,而不是背德的爱上我啊,自怨自艾的心思折磨着安德烈年轻的心,眼中澄澈清明的蓝色海洋翻涌着阴郁的波涛,陇上了一层水汽。

“是啊,画的是我喜欢的人呢”只听见罗伊斯这样回答到,他冲着有些情绪低落的许尔勒悄悄的眨了一下眼睛。

顿时他感觉有阵松涛拂过那片森林,带来了类似星辰的闪烁,那迷途的名为安德烈的麋鹿了听见森林的声音,在这里,马尔科的心在这里,他追随着那渺远却清晰的声音向绿意深处踯躅前行,蹄子踏在新落的树叶上发出了婆娑细响和芬芳木香,而前方的终点则是森林中心一片干燥的草地处,温暖的阳光闪烁于嫩葱色的草丫上,他似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一头雾水,缓慢的屈腿躺在草地之上让温暖包围着他而沉沉睡去。

等我画完就和他表白,马尔科暗想。

等我们再次看到彩虹就向他表白,安德烈暗想。

少年们的双向暗恋就像两条并非同源的红线,总是相互试探但却羞于会合,相信吗,只有爱着,总会有水天相接的一天。

7.情书

安德烈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素描,画的是微笑的自己,在纸的右下角写着一个小小的我喜欢你,署名为MR

8.信箱的底层

第二天马尔科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便签,我们需要谈谈,放学后可以吗,署名为AS

他草草的在黄色便签上写了个好,邀功似的贴在了前桌的背上,换的了安德烈染上苏芳气息的白眼一枚。

9.溶解在深海

黄昏,一个平常的时段,金茶色已经退出了舞台,转而是莺茶色点燃天际,空五倍子占据了太阳所属的地方,尽情的涂抹这块画布,然而对于教室中的二人,尴尬紧张的气氛让这个黄昏注定是不同寻常。

“安德烈”马尔科最先打破沉寂,就像他第一次和许尔勒说话是那样,带着一股四月天下午两点钟阳光的气息。

“我喜欢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喜欢你的蓝眼睛,喜欢你的小卷毛,喜欢你清爽的脊梁骨,喜欢你的小倔强......”说了一半,他悄悄抬头,打量了一下对面人的脸颊,红的如绯色般好看,真可爱啊,罗伊斯心里暗想。

听到心爱的人毫无章法的青涩表白,类似于收到素描的激动更甚,一股清甜味的气息像是从他的脚跟处自血脉向上蔓延,脊髓,骨架,四肢百骸都被甜意占领了,他觉得现在似乎是时候表露自己的心迹。

“恩,我...我也是喜欢你的”安德烈轻声呢喃到,光是说着几句简单的话仿佛就要让他的舌头打结报销。

两个少年都因为对方的动心而欢欣鼓舞,但不知所措的紧张重新填满了教室,蔷薇色虽然是少女漫画和言情小说的主宰色,但是此时此刻两个少年青春的脸庞也染上了这种颜色。

“我...可以吻你吗”依旧是罗伊斯打破沉寂,而安德烈则低下头应允。

马尔科从一堆杂乱的红色中找到了那个软软的开口的唇瓣,僵硬的吻了下去,他睁着眼睛偷偷看着安德烈闭着眼睛有些贪婪的享受模样,初体验的快感让少年们不知所措,他拥着怀中的那个人就像环抱着整个世界,口腔中的味道难以描述,像是大海,又像是森林,总之是心心相印的爱情味道。

绵长的一吻等到安德烈急切的想要寻求空气才停止,他环在马尔科身上汲取空气,舔舐着唇瓣上爱人残留的味道,而罗伊斯则漫无目的的抚摸着安德烈打卷的短发,向他的眼上印上深深的一吻。

我的爱人,我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和你说,你纯洁澄澈的眼眸正如露草色的海洋,但并非平常大海的粗庶的深色且带有沙砾感,清泉浅浅自期间泄出,但并非平常泉水的小家子气,你是我浅缥色的浩淼大海,我见你第一眼就是深溺于其中的鱼,亲爱的安德烈,即使鱼有一天可以离水而行,我也会永远徜徉于你的碧波之中,离了你如何可以生存,我的爱,我的海,溶解在深海。

10.你的背影

紧张的学习生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肩上卸不下的重担,临近毕业考试,班级里气氛更为严肃紧张,三头两天考试使大家的神经都异常紧绷。

“安德烈”

“啊,马尔科我把这道题写完就好”

“安德烈”

“奥,我知道啦很快很快”

“安德烈”

“等下等下”

放学时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走了,还留下了苦攻一道题不下的许尔勒和等他的男朋友罗伊斯,知道他素来倔强脾气的马尔科叫了三遍也就收声了,索性坐在许尔勒背后静静地等他,顺便整理一下脑海中知识框架。

偌大的教室又只剩他们两人,正如当日互相吐露心迹的那个黄昏,后墙上挂着的老式石英钟不停向前行走,同窗外渐变的夕烧一般透露着时光悄悄的流逝。

马尔科抬头所见的,是每天都会看到的爱人,那消瘦的脊背总让人担心他会营养不良,蝶骨的形状确实令人惊叹的完美,更别说安德烈纤长的身材,波涛般的蓝眼和令女生妒忌的金发,干净澄澈永不服输的内心,马尔科偷笑了一声,偷偷在素描本上画下了目前这尊雕像般的背影。

11.诗

少年们的青春都是无字的情诗,一行行恣意可爱的青春朝气,一行行缠绵遣倦的暗恋回环,岁月的痕迹镌刻下的是美好的回忆和懵懂的幸福,多年之后,希望可以成为美好的记忆。




最后一个于我们的主角们来说如此,也送给各位和我一样的青年人,人生的路还长,人生的梦还多,现在的一切以后都将化作回忆,所以,为什么不让他们更好呢?

评论(11)
热度(44)

© misswt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