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关于梅策尔德与凯尔的25件旧事

JuniorN:

大部分内容是另一位GN整理出来的,代发之。本来应该有一份完整版的梅凯旧事安利,不过图文资源理到一半的时候,GN说,都是要退了的人了,还安利什么,埋了算了,要不怎么能称得上对这段关系"盖棺定论"呢[。]


于是就只摘录了如下这些。一路看下来,觉得现实本身已经够戏剧、够歪腻、够美,够虐,实在无需多余的图文。




1、两人相识于德国U21青年队。2002年1月,塞巴斯蒂安.凯尔加盟多特蒙德。有舆论质疑"还不满22岁的弗赖堡后腰对多特而言是否太年轻、缺乏经验",克里斯托弗.梅策尔德力挺凯尔道:"不,你们没有过和他并肩作战的经历,也就无法体会他身上具有的热情,那有很强的号召力。"当时的媒体称梅策尔德是"凯尔在U21国青队的搭档和密友"。


 


2、两人同时入选国家队。2001年5月29日中午,当时的德国U21主教练Hannes Löhr来到两人房间(梅凯是室友),让他们尽快收拾好行李,以便赶上12点40分飞往不莱梅的飞机,到成年队队报到。当天17点,梅策尔德和凯尔同时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国家队训练,两人都紧张得够呛,梅策尔德还忙中出错把自己的一只箱子落在了法兰克福机场。


 


3、时值2002年WC,解说介绍说:“梅策尔德,凯尔,双子星”,“德国足球新生代希望”。这是他们第一次且一起参加世界杯。


 


4、梅策尔德曾在采访中自爆称,自己至今为止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2002年世界杯之后,国家队的球员返回到多特蒙在瑞士的训练基地。一个晚上,我们被告知不能离开酒店;可我和凯尔还是偷偷溜出酒店,去了当地的一个爵士音乐节,并且喝了点小酒……不过之后,我们很早就回去了"。


 


5、早前两人都有在自己主页上写"周记"的习惯,【Kehl周记】始于2002年4月23日,【Metze周记】在更早的2001年1月31日就开始有了,谁"带坏"谁显而易见。


他们有时会把周记发在对方的主页上,比如2005年1月那次,并称"周围新的环境让我们也想要搞点新鲜的东西"(凯尔在自己发在梅策尔德个人主页上的称自己握有对方裸泳的照片证据)。


 


6、2004年12月,两人共同的U21队友Bernd Korzynietz举行婚礼,梅凯一起担当新人宣誓的辅助弥撒师。梅策尔德爆料称自己和凯尔在小时候都做过辅助弥撒师,"有些事就像骑自行车一样:一旦你会了,就永远忘不了"。


 


7、两人共同成立过一个名为"Roter Keil"的慈善基金。早前他们会在网上发起球衣竞拍,并和出价前几的人一起约出去喝喝咖啡聊聊天,表达感谢。一次鲁尔区媒体联合报道他们基金举办的活动,期间有人问梅策尔德关于未来的规划,凯尔一如既往地在大梅身边微笑,被问者则表示"现在这种打打球、行行善的生活就挺好,我想过得平静些",大有"携一人白首,栖一城终老,岁月静好"之势。


只可惜,说着想要风平浪静生活的人,却硬生生活成了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人。


 


8、两人外出集训、比赛经常共享一室;而后来在国家队却慢慢变成了"隔壁"。


梅策尔德曾在2006年3月的周记写道:"和以往一样,分配给我们的旅馆房间也是隔壁。嗯,大概有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讨论我们两个房间中间是否有秘密连接的门,不过呢,这些仅仅是流言罢了。我们两个日常的见面一直都是在‘高度官方透明’的走廊里发生的,我发誓!"


 


9、时值2006年WC,梅凯同房卧床接受采访,赢下季军后一起看烟火,车上坐一起,庆典勾肩搭背、喂啤酒之类破事没少做,歪腻程度跟Schweinski有得一拼。


而后来,猪波成了公认的国配;梅凯成了在国外知名度最低最透明、在国内最不受祝福的一对,真爱。


 


10、凯尔乐衷于沿着海水舔舐的一线捡拾贝壳,装满一大袋搬回酒店,按照大小颜色形状进一步分类,并称自己"要开一个贝壳商店"、"要把贝壳送去现代展"(梅策尔德称);梅策尔德喜欢窝在酒店房间刷屏,并是个狂热的书虫,妥妥的闷骚宅男,有时甚至会"完全放弃了说话的功能"(凯尔称)。


 


11、据说梅策尔德曾送过凯尔一本恩岑斯贝格写的书;凯尔也曾在一个短视频中秀过一本书,说是前队友送给自己的,但不知道是否就是大梅送的。


那本书看上去保存得很好,页脚不皱似乎并没怎么翻阅过;就是封面和书脊泛白,像是被阳光晒褪色的。一两个夏天的阳光达不到那样的效果,那本书应该是经历了许许多多交叠在一起的夏天。


 


12、2005年7月,受到伤病困扰的梅策尔德先生"生活完全无法自理",靠装可怜博得了队友们的同情。届时有克林格在训练前帮他穿鞋,魏登费勒帮他穿袜子;然后,凯尔负责了包括"帮他把食物切成精细的小块,好让他能张嘴就吃"在内的剩下的全部。梅策尔德先生似乎并不知足,埋怨凯尔帮自己""剪脚指甲时居然把它剪坏了",还吵着要找"准.家庭主妇"。


凯尔在周记里称对方一定"会通过这个活动认识新的美眉,然后就不能集中精力在足球上了,这当然是我和俱乐部都不愿意看到的"。并向跃跃欲试的各地申请者们发布紧急通知:“如果你的年龄小于55岁而且是单身,就请不要再申请了。每个无视这个警告的申请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和Christoph的主页负责人关系很好,所有不符合以上条件的申请都会看也不看的被扔进垃圾桶的。看到了吧, Christoph,我对你最好了,是吧,我亲爱的朋友。"


后来事情是怎么收尾的呢?真的有人获准去照顾“病患”了吗?并没有——


梅策尔德在后来的周记里宣布:"我已经有凯利了。"




13、两年后,同样在7月,梅策尔德自由转会至皇马。转会前,他在专访中说:"我的职业生涯需要一次新的突破……一个足球运动员的转会动机是在不断改变的。儿时,你总希望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踢球,乐趣才是第一位;但逐渐地,这个理由被弱化了——荣耀、比赛和赢得冠军成了你最大的目标。"


然而伤病一直如影随形,毁掉了他在伯纳乌匆匆停留的日子。


 


14、"你已经有凯尔了" ←这句话弗林斯也对梅策尔德说过,当时大梅伸手去勾搭路过的老糖,后者挣脱开去、脱口而出,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凯尔在旁边笑得很安静。


 


15、梅策尔德转会前那段时间,凯尔曾在人人都能看到听到的、"高度官方透明"的球员通道里跟他吵得不可开交。


彼时有去探队训练的外国妹子在网上放了一张两人各自带球、互不搭理的背影照,并附文:"我觉得这两个人之间产生了不可弥补的裂痕。" [大意]


 


16、2011年9月,凯尔接受图片报专访,被问及"当你的前队友梅策尔德告诉你他要转会去沙尔克04时,你的反应如何"时,凯尔回答:"我告诉他这很不错,但实际上我到现在仍然没有接受这件事发生了。" 这篇专访后来被德国内外各大媒体转述成"梅策尔德转会沙尔克   凯尔:无法相信,却也慢慢接受"。


"接受"这个词,说得像是凯尔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17、记忆可能已经被美化了修饰了,情感偏向又蒙蔽了客观现实——你说不出什么变了,什么没有;但每当凯尔看着梅策尔德,你就会觉得,一切都还是当初的模样。


 


18、2012年4月14日鲁尔德比,梅策尔德戴上了沙尔克的队长袖标;凯尔因伤替补,没有作为多特的场上队长与其挑边。他们在球员通道里亲切打招呼的时候,恐怕谁也没有想到——下半场63分钟,梅策尔德会“助攻”替补上场的凯尔打入制胜球。


 


19、2013年9月5日,两人同天于FB上发布同一张合影——梅策尔德的那条得到的关注并不多(只有寥寥30几条评论),而在凯尔那条下面的几百条评论中,不乏有对合照中的另一人进行咒骂的言论;不少人劝凯尔别和“这种人”来往。




20、梅策尔德退役后、采访的第一个人就是凯尔,凯尔接受采访时全程看着大梅(而非镜头)。


 


21、2014年梅策尔德帝都之行接受采访时,将凯尔选入自己心目中的现役德甲最强阵容,并放在队长的位置上。被问及是否考虑过解说搭档的问题时,大梅笑道:“我等凯利啊…”


 


22、据说用“劳资就一(认脸的)人蜜,不爽不要看啊”回应某些掐架、抨击是最有效的,而这句话的婉转表达是——“我只是戴着名为Sebastian Kehl的眼镜”。


 


23、梅策尔德对外宣称自己坚信,如果凯尔办告别赛,一定会邀请他;而他一定不会拒绝。




24、凯尔于14-15赛季结束后退役。梅策尔德依旧想把他哄去哈尔腾,就如同当初他把他骗来多特蒙德;而凯尔未来的计划是留在多特蒙德担任经理。


 


25、"2002年1月5日,凯尔出现在了多特蒙德俱乐部的训练场上,他一边微笑一边和特意赶来的50名记者与500名球迷打着招呼:'下半赛季还有20多天就要开始了,我必须尽快熟悉这里的一切,包括战术和队友的习惯,当然克里斯蒂安就不必了。'他边说边拍了拍身边梅策尔德的肩膀。很明显,这一场景说明凯尔加盟多特蒙德已经尘埃落定。"


 


这段故事有一个俗套的开始以及一个俗套的过程——身为亲密队友的两个人,在遭遇了争吵、转会、非议等总总纷扰后,最终趋于一种成熟默契的相处模式。时间把一切都卷了起来,触感混乱、矛盾而温存——过去与现在,记忆与真相,理性与情绪,祝福与诋毁——时间调节了这一切,将它们通通容纳。


故事的最后,他们就像时间接纳了他们那样,接纳了他们之间曾发生过的,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


这听上或许似曾相识,毕竟——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 End ? ——

评论(1)
热度(249)
  1. Ruia某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乱七八糟的鸟巢
  2. 云起安澜JuniorN 转载了此文字
    日子总要继续过,谁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模样
  3. 灵拥-AlrsenJunior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青柠小蜜罐

© misswtf | Powered by LOFTER